HKCDFAMILY 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629|回復: 4

东方不败之偶遇淫贼 (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12-17 01:24: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qiushui2 於 2016-12-17 01:27 編輯

山洞内,田伯光仍在强拥著娇滴滴的大美人東方不敗。他一只孔武有力的大手熊抱着东方不败苗条柔软的腰肢,另一只对她上下其手,大肆抚摸、侵犯东方不败穿着的红纱红裙,让大美人在自己的非礼下羞得面如朝霞、酥胸起伏,看上去越发的诱人犯罪。他强行将东方不败的披肩扯得半脱,让东方不败胸前那一抹雪白的锁骨和香肩彻底暴露。东方不败一愣下,雪腻圆润的裸肩已是被田伯光大嘴含住,狠狠地亲了一口。

东方不败在羞愤下,转身对田伯光甩去了一巴掌。田伯光吃了美人一掌,心中越发兴奋,孔武有力的大手一把捉住她披着红纱的玉手,将窈窕高挑的东方教主连人带裙地面对面圈在怀中,隔着衣裙揉摸着東方不敗温香软玉般的女体,吸吮著她衣上、发上的香氣,魔手在她身上肆意游走,逗弄著東方不敗婀娜苗條的少女身段,感受著她的矜持冷艷、羞憤交加。他不知道,此刻他所淫玩的美女,正是他師父東方不羈的親兄(親姊?),也就是他的師伯。在色欲的驅使下,田伯光的淫性越发炽烈,衹想盡情享用懷中拼死挣扎的絕色佳人。

在淫贼怀中剧烈挣扎的東方不敗,此刻卻是有苦自己知。她的葵花寶典乃是阴阳调转的神功,受傷之后不能妄用内力,否則内力在天地大势的压迫下反攻真元,她将开户结珠,彻底变成女人,此后不但一身内力十不存一,而且复功无望。

东方不败苦练葵花宝典十二年,功力达到巅峰时,全身虽不过百来斤力道,比起寻常庄稼汉尚有不如,但葵花宝典最厉害的地方在于阴阳调转带来的恐怖内力变向速率,以此练成趋避如电的魅影身法,当世群豪均自叹不如,公认东方教主的武功为天下第一。

一旦真元化阴,东方不败势将阳气尽失,力气也将骤降不到十斤,比起大家闺秀还要柔弱(寻常村姑的力气的力气约有七、八十斤,一般大家闺秀的力气只有约二、三十来斤)。更因阳气尽丧,从此葵花神功将变得有形无实,

东方不败固然想成为女人,但是此刻危机四伏,她万万不敢放弃一身的功力去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御女无数的田伯光,见东方不败如此贞洁不屈,遂运起了师门所授的纯阳内力,“沾衣十八摸”手法的不断地撩拨东方不败美丽贞洁的女体。东方不败一边凝神导偏反攻真元的内力,一边还要抗拒着身上传来的酥麻快感,内外交煎,堪稱是凶險無比。她雖因内力反噬,無法施展葵花神功,但眼界猶在,感受到田伯光此刻運用的内力,竟是自己當年教導幼弟的純陽心法,東方不敗窈窕的女体惊怒得花枝乱颠,险些晕了过去。

原来东方不败十五岁那年率队剿敌,意外获得失传百年的内功纯阳心法,由于东方不败的体质偏阴,不适合修炼,他便将此功法传授了十三岁的弟弟,东方不羁。

四年后,东方不羁习武有成,在山东收了一个十二岁的孤儿做徒弟,那孤儿就是田伯光。

东方不羁觉得自己已经开宗立派,心中得意,便将田伯光带到东方不败面前,炫耀了一番。当时东方不败已是日月神教副教主,虽未练葵花宝典,但他身材瘦削,肤色白皙,风度翩翩,身上自有一股婉约的气息。他赞了弟弟一番,也对聪颖的田伯光称许有加。田伯光虽然年纪尚幼,也觉得东方不败的笑容实在好看,可以令百花盛开,大地回春。

东方不羁后来娶了一个江南女子为妻,不料那女子的仰慕者纷纷寻仇,最终东方不羁被那女人连同外人下药害死。悲愤不已的田伯光为师报仇后,从此成为便对天下女人有了报复心理,成了淫贼。

东方不败当然知道这些事,但是他当时正全力对付着任我行,知道田伯光成了淫贼,护短的他也是毫不在意。
 樓主| 發表於 2016-12-17 01:26:10 | 顯示全部樓層
然而,当东方不败发现此刻田伯光所用内力竟是纯阳心法时,她登时猜到了田伯光的身份。眼见师侄田伯光对自己见色起意,意图强行奸淫自己这个长辈,而自己居然柔弱地像个女人一样地被师侄恃强轻薄,饶是东方不败心计深沉,此刻也感到屈辱无比、羞涩难当。

偏偏此刻自己却无力抵抗他的淫辱,只能被动地承受他对自己浮凸玲珑的女体的肆意玩弄。。。这要让他知道怀中美女就是当年的师伯,不知还能怎样面对这个师侄。

玩弄了一阵,田伯光扶起了东方不败酥软的女体,揽住她的纤腰,猥亵地摸起她逶迤及腰的长发。天生丽质的东方不败,单是一头妩媚靓丽的黛发,已是将田伯光迷得神魂颠倒,情难自己。东方不败后仰着躲避他的强吻,但终究敌不过他的蛮力,只得眼睁睁地看着田伯光的丑脸渐渐逼近自己美丽的面庞。终于,田伯光逮住了东方不败的檀口,狠狠地强吻了她一番。感受到东方不败的柔弱妩媚,田伯光强势地盯着她惊骇凄迷的美目,大嘴强行掰开了东方教主的樱唇,玩弄了她的俏舌,吮吸了她的香津。田伯光得势不饶人,紧接着强行在了东方不败俏玉含霜的瓜子脸和美丽柔滑的黛发上亲热一番,一次又一次地亲吻、吮吸、舔舐。

畜生师侄的强吻,让美丽贞洁的东方不败感到极度恶心,娇柔的玉体被气得瑟瑟发抖。田伯光顺势摸去,只觉那如云如瀑的黛发,温婉地遮掩了东方挺直柔弱的蝶背,淌落在包裹着东方不败玲珑椒乳的红绸上。那乌黑亮丽的黛发,不但光彩照人、质感极佳,当田伯光把她们握住肆意把玩时,更能深切地感受到长发主人的温婉如水、贞洁如玉。少顷,田伯光稳稳地握着东方不败流水般的一头黛发,用霸道孟浪的眼神与东方教主对视着,霸气地将她一头美丽的黛发全然绕过耳畔,撇在雪白的香肩上,沿着玉肌花肤缓缓遮落在高挺浑圆、乳香袭人、宫装端丽的酥胸旁。

面对田伯光的霸道的淫视,不知怎地心如鹿撞的东方不败双手挽起,横在腰前,抬头挺胸地望着田伯光,娉娉婷婷地竖立着,不让他发现自己有一丝的情动。田伯光是情场老手,面对东方不败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他不禁被逗乐了。对于田伯光而言,对付情动的女人很简单——先玩弄得她欲火焚身,然后再让她自动献身。

当然东方不败不是一般女子,要挑逗得她欲火焚身真是谈何容易,反倒是她身前的淫贼,早已彻底被她的美貌刺激得欲火焚身。东方不败这娇滴滴的宫装美女,将妩媚和端庄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她的贞洁端庄和她的娇媚美貌一样的诱人犯罪。当她倔强的酥胸在田伯光眼中是那么的——可口;她冷艳的俏脸在田伯光眼中,还是那么的——可口。简单来说,她的美对田伯光有致命的吸引力,田伯光恨不得把她给一口吃了。他迟迟没有下手强奸她,乃是因为害怕吃了之后再也尝不到她的原味。

田伯光也不舍得移开他的目光。的眼神赤裸裸、直勾勾地在东方不败浑身上下巡视着。东方不败不料田伯光居然改换玩法视奸她美丽的女体,自己站着倒成了给他玩赏的尤物,心中羞怒,轻咬贝齿,玉手紧紧交扣,却不敢轻举妄动。她知道自己功力未复,绝非田伯光对手,害怕这淫贼师侄受到刺激,直接将她玷污。

然而,田伯光此刻早已精冲入脑,欲罢不能,小老二扬起在裤头打起了特大号的帐篷,更直接从腰际传出,田伯光一抖腰间,便将他的长裤褪了下来。看到田伯光九寸长的大阴茎,还有那胀得比远比自己粉拳还大的阴囊,东方不败惊骇欲绝,自己全盛时期的小老二也远没有这般大,不知道这货是怎么练出来的。尖挺神枪,田伯光再也忍耐不住,双臂合围将东方美人高高捧起,大口一张就向她胸口的宫装红绸印上去。他要用最疯狂的方式占有这一位在他心中的天下第一美人。

在田伯光的撕咬下,东方不败尽管疯狂地抵抗挣扎,她雪白柔嫩、浑圆高耸的乳沟却是越发裸露。柔弱的香肩下,她纤细羞怯的两臂缠裹着风华绝代的轻纱,水葱般的小手按在田伯光雄健强壮的肩膀上,美丽的长发则温婉地伴伺着紅裝素裹、窈窕豐潤的酥胸和苗条的腰身,随着她的挣扎不断擺荡。眼见白花花的乳沟越露越多,东方不败心知师侄的大鸡巴马上就要奸占自己,向来果决的她把心一横,任由内力入侵真元,顺势在指尖聚起半成功力,往田伯光的咽喉点去。

咽喉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份之一。东方不败此举本来是万无一失,奈何世事之奇,往往出人意料。原来这山洞不知何时闯入一条小蛇,一下掉在田伯光的咽喉处,为他挡了一灾。东方的一指原来只有一击之力,一击之下小蛇断为两截,田伯光却并无大碍。

此时田伯光还不知道自己自鬼门关闯了一圈,他一口将东方教主的宫装彻底扯脱,一双成熟饱满的玉乳惊慌失措地弹了出来,被赶来的丑脸大嘴狠狠地含住。田伯光口水横流,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头埋在东方不败高耸浑圆、温润怡人的雪白双峰之中。淫贼师侄丑恶的嘴脸亢奋地摩擦着东方不败粉雕玉琢的乳房,与她的乳肌肌肤相亲,感受着她乳球的温柔与弹性,无数的电流不断攒动,儿时的梦想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升华。

东方不败乍觉胸口一凉,随即一阵气闷被田伯光狠狠吻住,她惊叫了一声,用力捶打着田伯光的圆头大脸,但是内力倒灌,半分力气也用不上来,她的玉背被师侄狠狠按住动弹不得,胸膛更被贴到师侄的脸上,胸口被吻得益发酥软,乳房也被刺激的更加胀大。

此时,东方不败在练葵花宝典时自宫的伤口忽然传来一阵奇异的感觉,早已愈合的伤口此刻竟缓缓松开,体内一阵抽搐,挤压,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难道真的开户结珠了。。。”

还未等东方不败弄清楚体内的变化,东方不败的宫装长裙在田伯光大毛腿大鸡巴的百般拨弄下被层层剥开,一双袅袅婷婷、坚实笔直的雪白长腿渐渐怯生生暴露在空气中。。。先是白里透红、仪态万千的纤足,接着是婷婷细长的小腿、粉嫩尖削的膝头。看到东方教主曲线柔和、纤细诱人的小腿,田伯光雄风一振,大鸡巴用力一掀,东方不败的长裙被彻底掀开,裸露出坚实笔直、上粗下细、雪白凉滑的大腿。

田伯光挺着大鸡巴扶摇直入,趁着东方不败的长裙闭合前攻入裙内,与东方教主的玉腿挤在一处。感受到田伯光腿上的雄性特有的发达肌肉,双腿娇媚纤细的东方不败不仅羞红了闭月羞花的俏脸。田伯光的大鸡巴在东方不败的玉腿摸索了一阵后,对准了东方不败艳冶成熟的菊花,缓缓插入,啪的一声轻响,东方不败的处女膜已是被师侄一举插破,被他彻底占有。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东方不败从阴性阉人变成了少女,转瞬间又从少女又变成了少妇。

身份的转变实在太快,令美艳“师伯”东方不败难以接受,羞愤欲死,刚刚变成真女人,还没享受够当一个少女的快乐,却被一个后辈野蛮地强奸占有,成为他的女人

田伯光用大鸡巴托住美丽苗条的东方不败,并不觉得有多么吃力,但是大鸡巴一寸寸地侵入美人的紧窄玉道时,他明显感受到眼前这娇滴滴的大美人是多么的惊恐害怕、绝望无助。

见东方不败实在怕得厉害,田伯光罕有地露出了温柔的目光,怜香惜玉起来,轻轻地抚摸、搓揉着东方不败的玉背,轻轻地对她说“别怕,美人,很快就好了”。

“别,不要再进去了。。。”东方不败被他彻底搂住,动弹不得,只好用柔媚的眼神色诱田伯光,轻启朱唇在他面前求饶。

田伯光咽了一口口水,吻了吻她的檀口和杏目,腰间一送,大鸡巴已是直捣黄龙,奸入了东方不败阴道的最深处。东方不败长长地呻吟了一声,充满嗔怒的瓜子脸定睛怒视着污辱自己的男人。田伯光被她的美貌摄了魂,一把捏了捏她吹弹可破的脸蛋,将她再度地搂紧,开始了冲刺。

面对面站着狂操美女是什么滋味?那是田伯光专门强奸极品美女的法门。不是每个被他偷香窃玉的女子都有这等待遇。
此刻的东方不败,在田伯光面对面强肏下花容失色,玉体抵死挣扎、花枝乱颠、裙纱飘荡,双峰在胸前剧烈起伏、波涛汹涌,长长支立的玉臂本能地抱着淫贼的头颅,秀发在玉体前后甩来甩去,香肩无助地耸动,翘臀被捧淫贼着,被强行分开的长腿本能地缠住淫贼的熊腰,玉体的重量被淫贼全然掌握。看着美若天仙的东方不败秀眸羞红的眼神,羞愤挣扎不能自己的样子,田伯光感到莫大的满足,对于女人的侵犯越加卖力。

抽插了上百下,东方不败早已累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绝望的她早已闭上了冷艳含霜的美目,任由畜生侵犯自己,只希望噩梦能早点过去。

终于,田伯光将东方不败举高,“啵”的一声拔出了阴茎,将东方不败的女体轻轻地放在床铺上。


 樓主| 發表於 2016-12-17 01:28:14 | 顯示全部樓層
东方不败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只希望这一切是一场噩梦,但是映入眼帘的竟是田伯光那畜生肥头油面的淫笑。只见他俯下身来,健硕的身躯老实不客气地压在自己丽质纤纤的女体上,将两支玉腿压得动弹不得,大手将的柔荑强行按住,健壮发达的胸肌更是将温软的双峰狠狠压紧。此刻东方不败卵巢初成,内力已完全耗尽,见师侄居然欲将自己压在身下再度强奸,东方不败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昏了过去。

当然,田伯光这个色中饿鬼仍在卖力在教主美丽的女体上地做活。他的纯阳真气对东方不败虚弱的女体有莫大的滋养效果。

不久,东方不败悠悠醒转,睁开冷艳含霜的美目,看到的却是田伯光按住自己的双手,压在自己身上,那话儿更在自己体内狼奔豸突、扫亭犁穴,不断地开发着自己初经人事的女性器官。

东方不败羞赧欲死,极力挣扎着,却被他狠狠按住,强行交欢。

东方不败檀口、面颊、眼上、耳上、颈项、肩膀、乃至乳房、头发,凡是上身能够够到的位置,都成了他狂吻的目标。

田伯光一边开发着东方不败的小穴,一边强吻着东方教主,魔手更在她玉体横陈的女体上大施禄山之爪,对她大肆非礼、予取予求、为所欲为。

东方不败被他压在身下,推拒着田伯光雄壮如牛的身躯,无助地看着他昂藏九寸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玉体内进进出出,被奸淫的快感好像潮水一般地呼唤着她的情欲,
令她欲仙欲死、令她魂飞天外。

从初时的极力抗拒,到后来的被动承受,此刻的东方不败深切地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她也渐渐接受了被奸污的事实,在师侄持续的奸淫中达到了高潮。

洞内的油灯仍然烧着,一如田伯光对东方不败的性饥渴。从洞外望去,可以看见一个魁梧的男人在操着一个美丽的女人。
一个是淫邪的色魔,一个是初经人事的少妇,两人一拍即合,干菜烈火般地不可收拾,初时东方不败还是极力抵抗,后来已是放开了矜持,放浪形骸地呻吟着,娇喘嘘嘘,婉转莺啼,一室皆春。
田伯光足足肏了东方不败一整夜。见到早晨的阳光透入山洞,田伯光看着如花似玉、婉转娇柔的东方不败,淫心又起,再强奸了她一个上午。

终于捱到午餐时间,田伯光终于依依不舍地放下了饱承雨露、媚眼含羞的红妆少妇东方不败。
轻轻地在她的耳边说道:

“娘子,我们去找点吃的吧。”
發表於 2017-1-10 17:47:25 | 顯示全部樓層
楼主写的不错哦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HKCDFAMILY 論壇  

GMT+8, 2017-8-18 18:40 , Processed in 0.65103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